有明功一

元森:

Lookbook 2

一月份的今天 像春天一样温暖

考试周嘛
头像也要考试周一点

磁石手机壳(๑°3°๑)

【Y2】馬丁尼之吻

貓背的小兔子:

設定:(勉強)算是黑道背景




一發完,有很小部份的車,自行雷慎。






---






01.






櫻井翔提著剛調好的馬丁尼,腳步優雅地走向吧台那端的昏暗角落,腳踏黑皮鞋的步姿在旋律悠揚的背景音樂下,彷彿踩著點般帶有節奏。




吧台的角落,孑然坐著一個頭戴紳士帽、微微駝背的身影,在晦明晦暗的燈光下幾乎隱身在那個氣氛曖昧的地方。




但偏偏,櫻井特別容易察覺到那類人。






那類--像是被寂寞縈繞,帶著不為外人道的祕密,的人。






「介意我坐下嗎?」


櫻井坐上了高腳椅,才不緊不慢地詢問。






光線不足以讓櫻井看清旁邊那男人的模樣,只看到對方用眼尾瞄了瞄他,不哼一聲的,又把眼神轉回前方。






吧台後面就是調酒的地方,牆上酒架排列著幾層整齊的玻璃酒杯,映出瑩亮白光。那光,反映在那人眼眸中,透現淺淺的茶色,帶點透明的沉靜感。






隨後,櫻井看到那人無意識地用指尖把帽幨壓得更低,半低下頭,用中指輕輕攪動酒杯中的冰塊,碰撞出輕脆聲響。




那根手指,沒有多餘死皮或倒刺,指甲修剪得平整但卻幾乎到了入肉的程度。




大概是櫻井過於炯炯的眼神讓那人心生不滿,他微側頭瞪了櫻井一記,就把雙手翹起來擱在桌上,用手肘遮著那雙手掌。




櫻井旋即開口:「可以冒昧問你一件事嗎?」




那人不置可否,好像沒有聽到他的話,只專注看桌上漂著冰的矮酒杯。






櫻井當他可以了。




「請問你有沒有見過那個人?」櫻井取出放在上衣口袋裡的相片放在桌上,用手指壓著移到男人的位置,身子也調整著往男人方向靠近,彷彿要遮住那張相片。




男人的視線停在照片上不過兩秒,又轉開了視線。




「沒有。」


言簡意賅的回答,是男人首度開腔,語氣輕而低。






櫻井對那答案也毫不意外,手指一捻就收起相片,啜了口自己的馬丁尼。






末了,他放下酒杯,甚至沒弄出半點聲響,「好吧。那麼作為謝禮,我請你喝杯。」




「?……喂!」




櫻井像沒看到對方的抗議,揚手喚了調酒師來。






「給那位先生一杯馬丁尼。」








調酒師背過身調酒,同時櫻井就聽到身旁的男人不爽地低啐了一聲。




「先生,你到底知道一個人坐在吧台角落是甚麼意思嗎?」




櫻井挑挑眉,彷彿不知。




「意思是希望不要受到打擾。」男人臉露些許不滿,「識趣的話,就滾蛋。」




「我從來不是個識趣的男人。」櫻井微微笑,毫不動搖,「而且我沒打算打擾你,只是要感謝你給我的資訊。」






男人突然尖起嗓子,「我甚麼也沒提供給你吧?!」




顯然他被惹惱了,皺著眉瞪櫻井,但他依舊不為所動,最後男人沒趣地撇開臉。








酒在那時送到桌上,漂亮的高腳酒杯裝著透白中滲淡金的酒,附著一串小巧的醃漬橄欖作裝飾。




男人任它擱在桌面,不伸手去接。






「…今晚真夠嗆。」




男人不耐的嘀咕,一字不漏地進了櫻井的耳裡,他興味地追問,「夠嗆?今晚怎麼了嗎?」




男人抿抿嘴,本來沒打算開口卻又忍不住抱怨。




「今晚…你已經不是第一個來問關於相中人的人。」






櫻井也不覺意外。




相片的男人是最近黑白兩道都在搜刮的頭號人物,他本來就是幹黑交易的,沒有道德感只有金錢觀,幾乎甚麼樣的骯髒工作也肯幹,自然在黑道白道都得罪了不少人。最近有人查出他的真正身份,兩邊的人自然行動起來,要把他抓住。






「所以說,你是哪邊來的?」男人問他時,雙眼還是沒有看他。






櫻井輕哼般笑了聲。




「我和他,怎麼說呢--大概算是私人恩怨。」






男人側過頭打量他,表情不明,櫻井的回答讓他勾起興趣了。






「甚麼恩怨?」




「是怎麼樣的恩怨呢--」櫻井微笑著不作回答,伸手拿過桌面上的馬丁尼,推到男人面前,「要不然,你喝了這杯,我就告訴你吧?」








02.






二宮和也在喝那杯馬丁尼的第三口時,就徹底想起了眼前的男人是誰。




其實,他應該不記得才怪,但偏偏他身處的世界就是危險得容不下他殘留半點回頭的思緒,所以他才不曾回望那個三年前的過去。






第一口。




冰涼的酒液滑進口腔中,涼透徹了他窒礙著的腦神經,讓他放空了一整晚的那顆腦袋,終於緩緩地活動起來。




那是他們第一個吻的味道,是酒精,是甜而甘順。








第二口。




涼感已經不再刺激他,舌尖上滑溜過的液體一去便是盡頭,直到在喉間才重新放大,鼻咽都是香氣充斥的成熟氣息。




那是他們無數次身體交纏時的味道,是指尖抓傷皮膚的質感,濡濕著後勁苦澀的香味,不服不甘。






第三口。




二宮差點就喊出櫻井翔那個名字,但也不過,差點兒。






他咬了咬舌尖,把那口酒吞下去。裝飾用的橄欖串早被他拿了出來,在他指尖間旋轉著,如同施展魔法般,勾起他的記憶。






『深一點…再給我多點…』




『唔、就是這樣…翔ちゃん』






荒唐、激情、痛快……






二宮一時有點愣,卻很快壓下情緒,放下酒杯。




「好酒。」






櫻井拿起酒杯,晃動著杯中物,卻不再喝上一口。他說,酒已經放溫了,那樣就不再好喝。




「馬丁尼--是我和相中人相遇時,他請我喝的第一杯酒。」櫻井說著,往後靠在椅背,瞬間嘆了口很輕的氣。






「他跟我說,他很少請客,就因為我長得好看,他才破例。」






二宮壓了壓帽幨,知道櫻井要說的是只屬於他的二人故事,而他,現在易了容沒被認出,只不過是對方在酒吧遇上的陌生客人,充當沉默的聆聽者是最佳選擇。




「那個口甜舌滑的傢伙,其實只為把我拐到床上罷了,貪一晚快活。」櫻井嗤之以鼻,「他啊,是個不折不扣的偽裝者,隨心所欲,毫無人情,可是呢……」






「可是?」二宮笑那就像所有老套戲劇的故事發展,「可是,你卻陷進去了?」






櫻井聽出他話中的嘲笑,倒是笑得坦然。




「對啊。連他的名字電話也不知道,幾乎只有某些星期三的晚上可以在六本木的不同酒吧碰到他,喝完酒就到酒店,早上醒來人已經不在,桌上還放了一疊錢,簡直要把我活活氣死。」






二宮也勾起抹微笑。




他也記得。




自己的錢包從來不放多少錢,就只有星期三的晚上他會去ATM提錢,待在某間酒吧期望櫻井到來,完事後把喝酒用剩的所有錢都放在桌上給櫻井,然後穿好衣服,一個人在已沒行人的深夜街道上,走回自己在不同地點的安全窩睡覺。




其實剛完事走路真是特別折騰人,可二宮沒辦法--他只有一個人時才能入睡。




如果說終止跟櫻井往來也不是不可以,但他又太喜歡櫻井給他的性///愛,櫻井不溫柔卻也不粗暴,觸碰時要燙滾自己肌膚的手指熱度,發洩壓力般的進攻力度,還有剛洩後如港灣般平靜的懷抱。那些種種,對二宮來說都恰到好處。






二宮調侃道:「你這樣,說是損失,倒不如說是財色兼收?」




「你不明白啊…。」






二宮的確不明白。




他被構設的世界,是只有酬勞和孤獨才能安全的世界。




他想都沒有想過--即使沒見櫻井已三年,他都沒有一次想過櫻井現在過得怎樣,也許他的情感本來就如斯淡薄,充其量只是些過份空閒的晚上,他會想起櫻井的擁抱,想起他過度親暱的態度。






他可以給櫻井自己最珍視的金錢作為酬勞,但他也需要櫻井把孤獨留給他。




那樣,才稱得上是一場對等的交易。








「那個世界就是這樣吧?對方也沒認真,你玩得起就玩,玩不起就走。」






櫻井瞄瞄他。




「那他一走了之,就是他玩不起的意思了?」






二宮沒應,細細啜了口酒,轉開話題。




「所以,你現在要找相中人出來,是為了報復他當初的一走了之?」他想想櫻井那到底是出於怨恨還是甚麼的想法,嗤嗤地歪了嘴角,「那麼大的人,不幼稚嗎?」






櫻井卻只是揚起手叫續杯,又突然歛下眼盯著二宮那杯帶冰的威士忌。




冰塊已快溶掉一半,在水面慢慢飄浮,兌了水的酒變得更淺色,即使是烈酒,也已是適合入口的時機。






櫻井用指節叩叩他的杯身,叮噹作響,「你的酒,還不喝嗎?」






「我不喝威士忌的。」






「不喝卻點?」






「那酒不過放著,裝裝模樣而已。」






櫻井抬眼看他深深一眼,從褲袋中掏出煙盒,把香煙銜在嘴邊點起來,眼望前方。






「所以,你到現在還是不喝威士忌?」




咬著煙的嘴角說起話來帶點含糊,於是櫻井改用手夾著煙,呼出薄薄煙霧。








「還要再裝下去嗎,二宮和也?」










請點這裡<--不多的車,但還是小心點












---






感謝閱讀,感謝點心心和藍手。


最近總覺得,有那麼一點點的倦,不是對他們厭倦,只是作為一個人的疲倦而已。


牢騷一下,各位GNS下次再見(笑)

相葉贸易部长的和子秘书

今晚这颗竹马糖真是吃的我猝不及防!拖着病躯打算早点睡,一口大糖顿时把我炸清醒了!😍😍😍

事情大概是这样的:

【quiz : 这位冰激凌店店长横田女士以前和哪位杰尼斯成员一起共事过五个月?】

xgg和女嘉宾还在一脸茫然的时候,小拔哥秒拍抢答器!👏👏

【小拔哥:那个剪影是提示吧……二宫和也!!】
【mc : 正解!!】👏👏

来,大家看P2那张vtr里的剪影。港真,就算那个剪影是能多多少少看出nino的影子,但是杰尼斯加上jr那么多人,除了你相叶雅纪,谁敢那么果断的秒猜出来!👍👍

然后尼糯米顿时高兴地笑成一朵花~😏😏

于是大家都超级惊讶小拔哥是怎么做到的秒猜!😂

【小拔哥手舞足蹈:因为那个头型一看就是他啊,不会认错的。】👏👏

尼糯米此时懵逼外加捂脸娇羞ing(我一点都不想拆穿你那红透了的耳朵)💅💅

拔哥,港真,如果我不是绿担的话,你那么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让我真的好想打你……😒😒

【尼糯米:好恶心啊你!】😌😌

好恶心的话你娇羞作甚!你高兴成那样作甚!你耳朵红成那样作甚!你这个傲娇!😂😂

“世界第一绿担拔吹”尼糯米表示今天依旧遭受“撩竹马大手”相叶雅纪的重创!😘

#今天你向竹马实力低头了吗?#☺☺